鵣烛

脆弱的男孩,泛红的眼角,轻颤的睫毛。一双手捧着他的脸颊,他顺势贴上去,呼吸拍打在手掌。沾了灰尘和血迹的皮肤,泛着青涩和橙黄。

反正今天是画不完辽(¦3[▓▓]

画的女孩子有点涩情是怎么回事Orz(不过我喜(不是

(我不知道在写啥)(啥也不是)(睡了)

小女孩留了到肩的头发,随随便便扎了两个低马尾,她垂着脑袋漫无目的地抬起一只脚慢慢碾磨楼梯的棱角,布鞋褪了一半皱巴巴地被踩在脚后跟,白色绿边的袜子往上是弯弯的小腿,腿腹鼓出一个弧度,散发出柔和的光泽。
她微微弯了腰,纤细的手臂背在身后,食指有意无意勾绕着黑色裙带,指甲被修剪得几近偏执的短,你放轻脚步走上前,她察觉到动静微微侧头耷拉着眼皮瞟了一眼,嘴唇动了动。
神使鬼差地,你伸手勾住她后背缠在手里的背带,稍一用力往后拉,她整个人猝不及防地被勒紧前胸,“嘶”地到吸一口气,没等你反应过来便猛地被扑倒在地,凉凉的爪子紧紧掐住下颚,弧度漂亮的双腿死死压制住你的下半身。好家伙,人一丁点大力气倒是不小。你涨红了脸,咬了咬牙徒劳地挣扎了一番,最终认命地瘫倒在地。

像小华很美的图我其实都不敢画的,总有种自己把白菜拱了的感觉 ​​​